• 当前位置:尚书网 > 国际文学周 >
    外国文学与历史上的瘟疫
    发布时间:2020-04-14  来源:  作者:木木
    外国文学与历史上的瘟疫外国文学与历史上的瘟疫

    文学作品与瘟疫之间的关系由来已久。无论是瘟疫在全球范围内大流行之际还是当它销声匿迹之时,它都与文学的发展以及文学作品的创作息息相关。虽然它们之间的这一层关联在瘟疫偃旗息鼓时常常被人遗忘,但是随着近来新冠肺炎疫情逐渐升级为一次全球性危机,这两者间的关联再一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黑死病下的呐喊

    历史上,瘟疫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世界各国文学作品的创作,为它们提供了写作背景和创作灵感。

    1347年至1353年期间席卷全欧洲的“黑死病”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瘟疫。据估算,它在全球范围内导致超过7500万人死亡,部分疫情重灾区的死亡率甚至在80%到90%之间。

    在经典文学作品中,乔万尼·薄伽丘的《十日谈》也许是关于“黑死病”最为人熟知的文学作品。薄伽丘的故乡是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在黑死病横行的日子里,佛罗伦萨是名副其实的重灾区,大约80%的居民不幸感染离世。作为疫情的亲历者和见证人,薄伽丘以疫情为背景,写下了《十日谈》,叙述了七女三男在佛罗伦萨郊外隔离的十天内讲述的一百个故事。这些故事多数是一些诙谐幽默、下里巴人的趣闻轶事,其中一些甚至是粗俗的段子。但是,正是这种自隔离点内散发出的世俗气息,表现了薄伽丘对于生命的认识,特别是在人类受到瘟疫威胁的大背景下。在书中,薄伽丘写道,“来到这个世上的每一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权利,去延续、保护和捍卫自己的生命”。在某种意义上,薄伽丘的话可以被理解为他面对瘟疫残忍地熄灭生命之光时的倾力呐喊。同时,他的话也可以作为其对文学作品或文学叙事功能的理解,即文学可以充当缓解人们身体和精神痛苦的镇痛剂。

    伦敦大瘟疫中的恐慌

    英国著名传记作家彼得·阿克罗伊德曾在为伦敦城书写的传记《伦敦传》中,记录了众多英国作家对1665年至1666年间发生在伦敦的淋巴腺鼠疫疫情(也常被称为“伦敦大瘟疫”)作出的回应。

    早期的伦敦城,规划混乱,污水横流,垃圾遍地,是细菌和病毒滋生的“培养皿”。据统计,这场发生在伦敦的大瘟疫夺去了超过8万伦敦人的生命,相当于当时五分之一的伦敦居民在此次疫情中丧生。

    当大瘟疫自圣贾尔斯地区暴发时,丹尼尔·笛福正值垂髫之年。通过自己的所见所闻,笛福知晓当时的民生百态和患者疾苦,并在他的作品(特别是其1722年出版的《瘟疫年纪事》)中不时地流露出对瘟疫的恐惧。当笛福回顾伦敦大瘟疫时,他事无巨细地描绘了他所生活的伦敦城是如何遭受“高烧和伤寒”的“撕裂”。笛福笔下的伦敦备受“高烧”煎熬,“泪流满面”。其“容颜顿改”,“蒸气和烟气”在街巷盘绕,如同被感染之人的血液。

    虽然英国王室在疫情结束后,着手改善伦敦地区卫生条件,类似的瘟疫也再未出现,但是这次瘟疫对于后世的英国文人影响十分深远。在沙夫茨伯里伯爵眼中,伦敦城赫然就是一座“瘟疫之城”。简·奥斯丁也曾写道,“在伦敦,找不到一个健康的人”,在那里“无人能够保持健康”。20世纪的思考

    当人类社会迈入20世纪的大门,文学家们对于瘟疫的态度和反应渐渐发生了变化。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更倾向于从瘟疫话题入手,对人类社会和人类文明的发展做出更为深刻的思考,提出自己的见解。一方面,瘟疫常被一些作家们用来比喻社会的顽疾。另一方面,它亦常被一些作家们用来反思人性的复杂和微妙。

    阿尔贝·加缪在《鼠疫》中描写了里厄医生等一批人抗击鼠疫的过程,歌颂了他们无畏的抗争和伟大的人道主义精神。同时,加缪也借此故事,通过诸多“荒诞”而又“现实”的情节,用发生在法属阿尔及利亚小城奥兰的鼠疫事件影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欧洲文明、社会体系以及道德标准的崩坏与垮塌。而美国作家杰克·伦敦的《猩红疫》故事背景设置在2073年,通过记叙詹姆斯·史密斯在猩红疫暴发前后的所见所闻,展现了疫情蔓延状态下人类社会和文明走向末世的图景。在故事中,瘟疫导致了家人间的猜忌隔阂、邻里乡民间的火并以及人类社会模式和文明进程的颠覆性改变。面对这一切,身为教师、肩负延续人类文明使命的主人公无奈背井离乡,返乡后在教育孙子时又力不从心,这些都暗示了一股新的思潮,即真正威胁人类社会发展和文明进步的并不是瘟疫,而是人类自己。

    21世纪的启示

    在新的千禧年到来后,随着工业化、全球化进程的加剧,全球性突发公共卫生危机暴发的频率和影响力都呈现上升之势。“非典型肺炎”疫情、甲型H1N1流感疫情、埃博拉病毒疫情、新冠肺炎疫情等全球性瘟疫都挑战了人类医学发展水平和各国政府防控能力。

    但正如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所言,“团结定能胜利”。我们坚信,当世界各国均面临来于瘟疫的挑战时,只有通过推进国际疫情防控合作、维护和健全全球公共卫生治理体系,团结一致,协同合作,才能抵抗瘟疫的挑衅和肆虐,延续人类社会与文明的繁荣发展。也许,这也是瘟疫为文学界带来的一个新的启示以及新的任务。




    上一篇:民间文学之于当代作家文学
    下一篇:没有了

    图文资讯
    热门资讯
    今日推荐
    友情连接:
    版权所有 尚书网 2010-2012 本网站适用IE7以上浏览器使用
    沪ICP备09089083号-6